嘿嘿嘿

潜水

默默地出来表白各位柚天小仙女,
不要去理毒唯啦,
跟他们完全无法沟通的,
让他们自己蹦达去。
早点上床睡觉,
养好精神面对新的一天。
晚安啦!
再次表白各位柚天小可爱(´∀`)♡

悄咪咪地发ԅ(¯ㅂ¯ԅ)

365个祝福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勿上升真人
—————————————————————————
“羽生,你手上拿着什么?”金博洋不解地看着羽生结弦手中的有些骚气的盒子。
    “这是给天天的礼物哦。”羽生结弦笑着递过手中的包装精美的礼物盒。“记得在飞机上才打开。”
    “好。”金博洋拿过盒子,有些犹豫地说,“我会想你的……还有……我爱你!”
   “私も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ます。”羽生结弦笑得十分开心。
   “那……再见了。”金博洋不舍地说道。
    “等等,天天你不打算给我些离别礼物吗?”羽生结弦有些不开心。
    金博洋愣了愣,随后露出了虎牙。他走到羽生结弦面前,而羽生结弦还是带着笑意看着他,他看着羽生结弦的脸,嘴唇轻轻地碰向羽生结弦的脸颊,只一瞬便转身跑到中国队的登机口去了。而羽生结弦则一脸傻笑地看着金博洋的背影…
被无视的中国队和日本队的运动员们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吃着狗粮,隐藏在日本队众人之间的宇野昌磨悄无声息地把这一切记录了下来,并点开一个中国人尽皆知的软件,把这个视频发到一个叫柚天今天发狗粮了吗的群里,在这个群里的隋文静,米沙等一众运动员则不同于在现实中的淡定,而是在群里疯狂地刷屏。宇野昌磨看着手机,不禁露出了姨母笑……
飞机上金博洋不停地翻看这个盒子,终于忍不住打开,盒子里是一个玻璃罐以及一封信,玻璃罐里则装着无数用七彩纸叠成的爱心。金博洋打开信,映入眼帘的便是满目的中文。“亲爱的天天,这是我们在一起以来的第一次分离,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开心,但我们却即将分隔两地,我知道异国恋很不容易,同性恋更是艰难,但我想告诉你,我会一直爱着你的。”金博洋看着羽生结弦写的有些歪歪扭扭的中文,想像着他写字时的样子,嘴角不禁翘起来,“瓶子里装着365个爱心,每一个里面都有我对你的心意,希望你能每天都打开一个,就像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一样——爱你的羽生结弦。”在这个时候,我们的金博洋选手的耳边仿佛响起了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子,我送你三百五十六个祝福……”
—————————————————————————
本来只想写个几十字的小甜饼,没想到一不小心写多了(๑˙ー˙๑)
私も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ます——我也爱你

呵,羽生结弦(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柚子中文六级
  超短预警
  勿上升真人
—————————————————————————
    戈米沙从金博洋那里得知羽生结弦表白成功后,再度跑向思考人生的羽生结弦。
    “我说,你不表白成功了吗,咋还这副表情。”
    “天天不让我亲他。”羽生结弦欲求不满地说道。
    “……,朋友,刚表白就能亲的吗?”
    “电视剧都这么演啊。”
    “……”到底是哪个人带他看的这种电视剧啊!戈米沙表示很崩溃。
    在冰场另一面的浅田真央突然打了个喷嚏,“奇怪,难道要感冒了?”
    “唉”
    望着欲求不满的羽生结弦,戈米沙说道“羽生,你有没有送礼物给天天啊。”
    “emmmm,好像没有”
    “这怎么能行!”戈米沙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来来来,我帮你参谋一下……”
    “算了吧……”羽生结弦回想起昨晚的撩汉经历,摇了摇头,不过送礼物嘛,是个好主意。
    “别啊……让我帮你吧”
    “哎天天喊我,米沙我先过去啦”羽生结弦无视了戈米沙幽怨的神情,飞快地跑到心上人身边。
    “呵,羽生结弦”戈米沙望着正打情骂俏的两人说道,在他身后的宇野昌磨默默拍了拍他的肩膀,戈米沙转过头,宇野昌磨面无表情地说出了那五个字“呵,羽生结弦……”
    ……
    金博洋望着已经把他的宿舍变成了噗桑的海洋的羽生结弦,终于忍不住说道“羽生,你抱那么多噗桑给我干哈?”
    “噗桑是你的,你是我的。”
    金博洋的脸嗖的一下红透了,“你……”
    “天天,既然我把噗桑都送给你了,你应该要有些表示吧”羽生结弦终于搬完了噗桑,向天天露出了笑容
    “那你想要什么?”金博洋望着羽生结弦,糯糯地说道。
    “你。”羽生结弦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第二天
    戈米沙扫视冰场一周,不解地说道,“哎,我天总呢?”
    “在睡觉。”羽生结弦突然窜出来,满足地说道。
    “你你你,你不会?”Σ(゚д゚lll)
    羽生结弦邪魅一笑。
……
    早上闹钟没响起晚了的金博洋看着在冰场边缘蹲在一旁看着他窃窃私语的戈米沙和宇野昌磨,有些不解地上前围观,“你们俩干哈呢?"但这两人并没有理他,而是在角落默契地说出了一句极其标准的中文“呵,羽生结弦”
    “啊切”羽生结弦突然打了个喷嚏“难道天天在想我?”他心想,并滑向正在冰场边缘的三人,正当他滑到天天身后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句中文“呵,羽生结弦”
    “昌磨酱,米沙酱”他面带微笑地说道,已经发展为革命战友的戈米沙和宇野昌磨僵硬地转过头,愣了三秒后默契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
——————————————————————————
突然怀疑我在写米沙和豆丁的同人文╮( ̄▽ ̄)╭

呵,羽生结弦(中)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柚子中文六级
  超短预警
  勿上升真人
—————————————————————————
    戈米沙有点懵逼的望着把他拉到一旁的羽生结弦。
    “米沙,问你个事,你喜欢天……博洋选手吗”
    “喜欢啊”戈米沙看着羽生结弦变了脸色。“不是那种喜欢,是好兄弟的那种喜欢,我虽然平时有点gay,但我还是个直男的…”看着面前的人脸色逐渐好转,他松了一口气。(这也是一位拥有强大求生欲的选手呢)
    “等等,你的中文为什么变得那么好了”
    “因为爱情。”
    “???”戈米沙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所以说,你喜欢天天?”
    “对啊,所以你能帮我个忙吗”羽生结弦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戈米沙突然感觉这个笑容藏着一丝奸诈。“好啊。”为了自己生存下去,他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的老铁。“需要我怎么帮你。”
    “请教我怎么撩汉!”
    “这个还不简单,我跟你讲……”
    经过了米沙老师一下午的教学,羽生结弦信心满满地走向金博洋的宿舍。而在他身后,出卖老铁的戈米沙挥舞着手中的小手绢喊着“加油,我看好你哦!”且默默地感慨“我家的白菜终于被猪拱了……”
    “砰砰”羽生结弦擦了擦手上的汗,敲响了金博洋宿舍的门。
    “门没锁,进来吧。”房间里传来了金博洋带着东北大碴子味的声音。
    “羽生,你咋来了”金博洋有些惊讶,一时间竟忘了说英文。
    “天天,我今天早上照了照镜子,然后就想到了找你。”
    “蛤?”金博洋很懵逼。
    “这么多日子来,每次看到好的东西我都想给你,所以我来了。”
    “……”金博洋持续懵逼中(๑˙ー˙๑)
    羽生结弦有些诧异地望着石化的金博洋,“天天?”
    “噢……羽生你的中文啥时候这么好了,吓我一跳……”金博洋逐渐恢复状态。“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你怕麻烦吗?”羽生结弦凝视着金博洋。
    “不怕啊”金博洋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麻烦你跟我在一起吧”
    “……”天天再度石化。
    “我最大的缺点,就是缺点你”
    “……”
    “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一年吗”
    “……”
    ”腻歪反过来读,你知道是什么吗?”
    “……”
    看着面前石化的天天,羽生结弦一股脑地把戈米沙教他的撩汉秘籍全说出来了。但天天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表示很挫败。
    “那个,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博洋终于恢复了过来。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在一起吧!”羽生结弦郑重地说道。
    “所以,你是认真的?”
    “是的,未来我也认真地考虑过了,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羽生结弦真诚地望着金博洋。
    ……
    “你知道吗”金博洋的脸色有些泛红。
    “?”羽生结弦有些不解。
    “我也喜欢你……”
    隔天
    戈米沙悄悄地靠近有些郁闷的羽生结弦“成功了吗?”
    “……”
    “难道没成功?不应该啊,天天这家伙一直在我面前念叨你……”
    “所以,你知道天天喜欢我?”
    羽生结弦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暗沉。戈米沙看见这个表情,暗叫不妙,他那强大的求生欲迫使他重复昨天宇野昌磨的行动,迅速地冲出滑冰场。
    事后,戈米沙选手喘着粗气表示“呵……羽生结弦”
——————————————————————————————心疼戈米沙ԅ(¯ㅂ¯ԅ)

呵,羽生结弦(上)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柚子中文六级
  超短预警
  勿上升真人
—————————————————————————
    望向正忙着往他宿舍搬了一个又一个噗桑的某人,金博洋表示一脸懵逼。
    让我们把镜头调回两天前。
   男单比赛结束不久
   “那个,昌磨桑,你觉得……天天喜欢我吗”
    看着面前这个扭扭捏捏的人,宇野昌磨面无表情地表示这是假的吧,我的师兄不可能这么少女。
    “不……不存在的!博洋选手一定喜欢你。”   
    宇野昌磨刚发出一个音,就看见面前原本正少女怀春的人的眼神变得有些晦暗不明。强大的求生欲使宇野昌磨立刻改变了回复。
    “但是天天都不找我玩。”羽生结弦委屈的指向正在一旁与戈米沙玩得不亦乐乎的天总。
    “emmmmm,博洋选手不来找前辈,前辈可以去找他啊。”
    “但是旁边有戈米沙,我想和天天过二人世界。”
    宇野昌磨望着面前这个喊tiantian喊的无比熟练的男人,心中已经冒出了无数不能翻译的句子。
    “那个,昌磨酱,不如……”
    “哎,谁叫我……前辈有人叫我,我就先走了”宇野昌磨说罢便以五十米赛跑的速度冲出了滑冰场。
    “没义气的,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羽生结弦生气地跺了跺脚,“看来只能亲自出马了。”他向还在与天天玩耍的戈米沙露出了一丝意义不明的微笑。
    戈米沙表示为什么突然有点冷,看来要多穿点衣服了……
    而宇野昌磨选手则表示“………呵,羽生结弦。"
——————————————————————————————
第一次写文,所以文笔有点渣,请多包涵(/ω\)害羞